有時候真不得不信命運,天生坐驛馬星的我在這二十一世紀還挺受用的,不算二十年前五年的空姐生活,這次是第二次離鄉背井;幸運的是,和老公女兒一起遷徙到大陸深圳。

想到三個月前老公的一句:「我的工作没辦法長期在台灣,也無法二個星期往來一次兩岸。」雖然心中早有準備,但要在短時間內找到未來的窩,這可是給我投下了震撼彈,而且女兒今年升國一,腦海裡再怎麼規劃,台商東莞中學真的是怎麼想都排不上名單內。

懷著興奮和忐忑心情在七月下旬飛去了深圳找租房,機票訂好是一個禮拜,而且還是深圳進香港出的情況下,在有時間限制去完成這項任務,臨走前把深圳地鐵詳讀了好幾次,我想真的也背起來了吧!離開台灣前,老公不放心地還問有一搭没一搭的我:「準備好了嗎?老婆?」我回:「時到時登(台語),我也没去過,怎麼會知道?」

開始找房的第一天,來了個帶著濃厚湖南鄉音又瘦又高約莫二十歲出頭的小伙子-小許,連個正式制服都還没有的仲介,我還記得十點見了面,在短暫的介紹之後,便馬不停蹄在中午一點吃飯前看了五套房,但是----我一定要說明的是,內地所稱的小區,真的不是小區好嗎!動輒一千戶到好幾千戶的全都稱小區,光是從社區大門走到住戶內,有的都要二十分鐘,而我找的地方是位在新開發的關外-龍華新區,那走起來可真是要命的,我想我還好平常有練健走,這下功夫終於派上用場,陪看房的時候小許的電話可是没停過,不斷的約合適的案子,因為內地前些年被不肖的推銷業者按鈴進行不當的商業行為,把老人小孩給嚇著了,小區的保安不讓仲介隨便進出,得要屋主親自帶才可以進住戶內看房,所以時間的安排得非常緊湊。在吃飯時,我真懷疑對面的小許好像好幾天没吃飯了,可能是業績少到有一餐没一餐的吧!索性放棄了與他合吃的烤魚料理,由他獨自享用,我這大媽可趁機好好休息。
到了下午時而一陣大雨,時而大出太陽,我全身衣服溼了又乾,乾了又溼;加上愛美穿了TOM的平底鞋實在不耐久走,全身又黏又累腳又痛,看到眼前還很精神的小許帶著離他二公尺遠的李大媽,這場景讓我覺得好不服氣又好想放棄,下午的十套房在只差在眼淚還没掉下來前看完。整理了一下有二間是要讓老公作最後確認的,待他下班之後再去一次。拼命三郎的小許,在地鐵站前約到了我先生,連飯也没吃,直接再衝去那二間房,後來因為我們没有成交意思,又再看了三間房。累到快攤掉的我隨口一句「隨緣」吧!被二位男士翻白眼,後來我才知道在內地做事是只有行或不行,没有隨緣這種事。

這是我第一次和內地人如此真切的交流,到了第二天晚上我們夫妻就與業主簽下租約合同,第三天李大媽在體力透支之下感冒發高燒;雖然如此,這經驗讓我難以忘懷,先不論看房簽約交屋的細節鎖事,小許的認真努力吃苦耐勞,可能是台灣五六年級生之後難以作到的,想當初我李大媽在外商銀行當理專時十多年前每天打一百通電話和他們在外面風吹雨淋比起來,還是輕鬆多了。競爭力來自於企圖心再加上不服輸。這點我真的從小許身上看到了,如果他代表了絕大部份的內地年輕人,那台灣呢?

    全站熱搜

    李大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